企业文化
首页
>企业文化>企业文苑

我爱着你们,却选择跟工地长相厮守

作者:侯登科 时间:2020-10-27 浏览次数:  【字体:

初次见到李姐,没留下什么特别的印象,甚至我都没记下她的姓氏。在项目待了半个月后,我才在脑子里刻下她的形象——“略显瘦弱,皮肤稍黑,工程部唯一的女同志”。

李姐本名李英莉,延安市人,一位已经与工地相伴多年的“职场大佬”,地地道道的建筑者。对李姐的好奇源于月前她与丈夫的一通视频电话。当时时间已接近零点,刚退出游戏的我打算去洗把脸,在水房遇到了在焦急的接打视频的李姐,电话另一边模糊的听到是一个男人的安慰声,但从李姐一直在水房里转来转去就可以看出,显然这安慰没起到多大作用。

次日早上,项目部点名时再次遇到了匆匆跑进项目部大门的李姐。后来才知道那晚李姐的妈妈心脏病复发被送到了医院。尽管当晚已经是深夜,但李姐还是放心不下,便连夜打车去医院看望母亲,确认母亲病情稳定后,一大早又急忙返回了项目。

记得有一次和李姐一起出去办事,原先不知道会经过她家,当快到她家门口时李姐才悠闲的说了一句“再过家门而不入”,司机立马把车停到了路边,但是李姐只是笑了笑,说道:“赶紧走吧,又不是第一次路过,再说了,孩子今天应该去上学了吧,见不到。”然后随着车子再次启动,李姐隔着车窗向外瞟了几眼,又把眼光转回了手里的材料。

上周末,拿着几张签字表去找签字,正好碰到李姐的丈夫带着孩子来项目看她。“不到二十公里的路,硬生生被李姐整出了异地恋的感觉”,我这样嘲讽李姐。李姐怀里抱着孩子朝我尴尬的笑了一下。“除去生孩子,今年疫情期间是我们一家三口一起待的时间最长的一次。”李姐虽然说的很轻松,但我从她的神情中看到了自责和对家庭的愧疚。

他的丈夫很憨厚,急忙跟我打招呼,给我递过水果。“今年还好,她离家近,我经常带孩子过来看看,孩子还认她这个妈,前几年她在外地一待就是几个月,孩子都不让她抱的。”实在不忍心打扰这个小家难得的相聚时光,我拿着文件又返回了办公室。

回到办公室后,我下意识地拿出了李姐的档案看了起来。“2012年参加工作,2013年审批为助理工程师,2017年审批为工程师,在公司检查中以97.6的高分获得项目部第一……”或许这就是她给工作和家人的爱。

集团简介
联系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