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文化
首页
>企业文化>企业文苑

"天涯游子"的心愿

作者:牛英 时间:2019-12-08 浏览次数:  【字体:

唐代有位流浪书生名叫孟郊,早年仕途失意,漂泊无依,一生贫困潦倒,饱尝了世态炎凉,直到五十岁时才得到了一个溧阳县尉的卑微官职,在结束长年颠沛流离生活后所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将年迈的母亲接来同住,于是,感受了天伦之乐和母子亲情的孟郊在迎接母亲的当天写下一首诗《游子吟》:“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这首诗不但被世代文人墨客誉为“颂母名诗”,也让无数天涯游子产生共鸣,笔者就是这位古代诗人的“粉丝”之一。

对于十九岁穿上军装离开家乡,从此 “四海为家”,流动工作生活了41个春夏秋冬的筑路人来说,笔者每当吟诵这首《游子吟》,仿佛穿越时光隧道,与该诗的作者进行着情感交流。如果说孟郊 “四处漂泊”,吃尽苦头,最终求取一点儿小小功名,算得上“有失有得”的话,笔者“四海为家”,随中国铁建团队转战大江南北乃至海内海外,是在完成一项项为民造福的建设工程,这一生可谓无怨无悔。但是,孟郊在诗中对母亲所表达的感激、爱戴和崇敬之情让笔者深受感染,其“寸草心”与笔者对已故父亲的思念之情和对风烛残年母亲的报答之心不谋而合,因此,笔者除了欣赏《游子吟》中绝妙的文字以外,更敬佩“诗人孝子”孟郊。

有人说,人的一生有三个不能等:孝敬父母不能等,教育孩子不能等,身体有病不能等。毋庸置疑,孝敬父母是排在第一位的,身为子女,报答父母养育之恩是天经地义不可推卸的。然而,古往今来,“忠” “孝”往往无法两全,就拿笔者来说,自从加入到中铁二十局集团这支筑路大军那天起,就注定要远离父母去常年远游。

由于工作性质所限,在无数个春夏秋冬里,我和千千万万个铁建筑路人一样,回家探望父母成为一年当中最大的期盼。特别在听到那首“老人不图儿女对家做多大贡献,一辈子就图个团团圆圆”的老歌时,笔者心中总会感到一种莫名的内疚和心酸。身为筑路人,为了让无数“天涯游子”回家的路途不再遥远,工程项目一旦开工,就得“赶工期,抢进度”去履行合同,这就意味着企业无法按照“八小时工作制”去管理团队,个人也不可能像常人一样用大把的节假日去支配消遣,偶尔在北方项目遇到天寒地冻放个“春节长假”,不管千里迢迢路途多么遥远,也顾不得行色是否匆忙,只有赶回家中与父母吃顿团圆饭,那个假期才算过得充实圆满,尽管如此,几十年来陪伴父母的日子仍然屈指可算。

岁月不居,时节如流。四十一年光阴转瞬即逝,笔者当年离家时父母亲都还是壮年,记不清在某年某月休假探望时猛然发现,父母那满头青丝已经变成了白发,饱经沧桑的额头已被时光刻上了深深的皱纹,挺直的身板变得佝偻弯曲,走路时腿脚已经不再便利。让笔者最难面对的现实则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

 那是2007年春天,笔者被公司派到安哥拉项目工作。有一天,在与家人通电话得知:一向身体硬朗的父亲破天荒住进了县医院,电话那头的亲人避重就轻含糊其词,让笔者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因为父亲平时小病小痛从不进医院,几片药就能解决问题,而这次十有八九是“扛不住”了。当时恨不得插上翅膀立刻飞回家乡,怎奈我所在的非洲项目因外方建设资金断链而停工,整个工地上人心波动,各种不稳定因素催生的“回国潮”势不可挡。紧要关头,笔者身为中铁二十局四公司本格拉铁路项目公司书记,倘若此时回国照顾父亲,现场留守人员很可能“跟风”跑光,其后果是企业很可能失去一方海外市场。就在笔者焦虑担忧中度过十多个难眠之夜后,父亲离世的消息还是不期而至。后来得知,父亲弥留之际反复叮咛家人:“病情不要立即告知老二(父亲对笔者的称呼),免得他回国耽误公家的事情”,遵照父亲的遗训,家人在父亲下葬一周后才告知实情。

2019年5月,笔者结束四十一年的筑路生涯后光荣退休,所欣慰的是,88岁高龄的母亲最终盼到了“游子”归来,尽管此前摔过一跤做了髋骨置换手术,但是,坐在轮椅上的母亲好歹给儿留下了“尽孝”的机会。交接完工作后第一时间千里奔波返回河西走廊老家陪伴母亲,随后爱人带着刚过周岁的孙女从青岛前往老家一同陪伴,于是,“上有老下有小”的日子让笔者感受了难得的天伦之乐。

对于坐在轮椅上的母亲来说,尽管兄弟姐妹们的照顾尽心尽力,过去从未让笔者分过心,但是,他们的住房都不带电梯,母亲乘轮椅出行极不方便。为了长期陪伴照顾母亲,我在老家县城买下一套带电梯的两室一厅,一边陪伴照顾母亲一边找人完成了装修。夏天推着老人散步乘凉,冬天去阳光充足处晒嗮太阳,每天递茶端饭,倾听母亲重复絮叨那“老掉牙”的陈年往事,对此,母亲将自己视为儿女的 “累赘”,笔者则用最简单朴素的道理来宽慰母亲:“您当年抚养我长大时,付出的艰辛比这更多,如今我陪伴您照顾您,这是母子交替轮班,哪是累赘啊!”,母亲舒展的眉头告诉我,此话让她非常暖心。

由于母亲不适应青岛的生活环境,笔者过去上班时大部分时间在项目上工作,偶尔休假往往在青岛和临泽两头奔跑,退休后可以自由支配行动,于是利用近一半时间返回老家陪伴母亲。一位挚友对笔者的举动赞叹有加:“你家住环境优越的青岛,却专门在甘肃老家买房陪伴母亲,这孝心可嘉呀!”但在笔者看来,母恩大如天,无论怎么孝敬都不够。过去也想陪伴孝敬母亲,但心有余而力不足,如今退休后条件已经具备,就该竭尽全力照顾老人,否则很难走出“儿行千里母担忧,母守空巢儿不愁”的怪圈,因为父母之恩大如天,让老人晚年过得舒心快乐,余生不再孤单,这是普天之下每一位“天涯游子”的最大心愿!

集团简介
联系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