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文化
首页
>企业文化>企业文苑

读《肖尔布拉克》有感

来源:市政公司作者:李彪 时间:2019-10-09 浏览次数:  【字体:

这个故事发生的地点在新疆,这里有黄沙漫天的戈壁滩,有连你的眼泪都没有流出眼眶就会蒸发的干沟。这里和月球一模一样,主人公不是悲剧的化身者,而是碱水泉里泡过的人,比金子还珍贵。作者说过,“人要在清水里泡三次,血水里洗三次,碱水里煮三次”。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在当时的社会背景下,主人公就是在苦难的打磨下逐渐丰厚起来的一名“苦难”者。

主人公在体验命运时,并不是把他当做一种损失或哀叹的事物,而是一种自由,一种依靠自己的模式发现的过程,随着指引的目标,一步步充实自己。在面对失去教师工作时,他有恼怒和怨气,但他的“老乡情节”以及“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的悲悯情怀,使他不仅原谅了这两个尾亚姑娘,而且还卖了自己的衣服去帮助他们。在面对米脂姑娘与小伙子的婚外情,在他气冲冲的冲回家以及弄明白米脂姑娘是春生十几年的青梅竹马时,他让步了,他促成了这对苦命鸳鸯,没有过多的争吵和责骂。在苦难面前,这群人是互相理解的,而这种坦诚是以感性去激发人生的向真向善。

“文学的生命是真实,我认为你和妈妈都是真正的人!”这是司机的儿子说的话。在儿子眼里,父亲和母亲都是真正的人,他们的生活纵使充满烟火气息,却有着生命的温度。司机与上海知青的爱是具体的,“我爱他,能写能算,能劳动,回家来,给我做先生。”司机终于在爱情的历程下成熟了。刚开始的时候,他以为爱情就像酿酒一样,时间越长就越浓了。对于米脂姑娘,他主张先结婚后恋爱。第一次的失败让他了悟,真正的爱就是宁愿受苦。住在窝棚不像窝棚,夏天即使晒土坯脱皮,也是快乐的,不是假的“相敬如宾”,而是在平淡中有真性情。只有真的懂对方,爱情才能不世俗。这种爱,现实杀不死它,时间抹不掉它,不会褪色,也不会被遗忘。

此文是以对话体的形式出现,而“我”是叙述主体,带着自传性的回顾性视角向读者讲述一个河南小伙,从盲流到新疆找工作,最后成为汽车司机的故事。这篇短篇小说有两个新颖点:他倾诉的对象是位报社记者,突显其真实性和亲切性;以追忆性的视角,把一个人的事业、爱情、所处的时光,都变成了一个事件,在分享这个事件过程中,有对苦难的流露,有对个人命运的审视,还有对人性至善至纯本质的揭示。

我不仅只为汽车司机一个人而感动,作者更是用通俗易懂的语言为我们传递了一种伦理力量。文中有这样一段“算了,你走吧,我图的是人心,你跟他好好过,别再分了。以后,咱们虽不是夫妻,但还是朋友,有什么困难不管来找我……”这篇小说所赋予的文字力量,把我们从现实世界的现有结界中引出来,进而寻找到一直被隐秘、被遗忘、被沉默的区域,与心灵中最柔软的一处产生碰撞,从而为我们提供新的生活认识,舒展精神的触角。

米兰昆德拉说“发现唯有小说才能发现的东西,才是小说唯一存在的理由。”在张贤亮的作品集里,《肖尔布拉克》的影响远不及《灵与肉》《男人的一半是女人》。而文中主人公的形象并非所谓的复杂性和多变性,但故事本身能够激发读者内心的伦理反应,是小说内部的诗学升华,从而唤醒我们对人性光辉的向往。

从黎明到深夜,我是在听故事,不过这是一个“善”的故事。

集团简介
联系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